轼微_way

一位优秀的程序媛
一条不更新的咸鱼
一个超爱你的轼微

【楼诚】巴黎,巴黎 1

不是be 不是be
三无 无文笔 无逻辑 
还ooc

  

       感谢为我码字的秦谙大大   @轼微大大的小迷妹秦谙谙
  
  
  
  
  
 “哦,这见鬼的天气。楼,雪这么大,你还回的去么?”
 玛尔斯理了理衣领,把挽在手肘上的袖子放下来,说到雪时,他转头看了看窗外,还不禁抖了抖,仿佛这雪真能透过窗子进到这屋子里来。
 “我得回去啊,家里还有个弟弟呢。”明楼抱歉的笑了笑,披上大衣,想到明诚,加快了手上系扣子的速度,“谢谢大教授款待,改日再聚。”
 明楼走在街上,因为是雪天的缘故,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几家酒吧在雪中发出橘黄色暧昧的光,玻璃上结了一层水雾。
    玛尔斯是他的老师,同时也是他入党的介绍人。还未到巴黎时,他便不愿再按照大姐说的,“只做个安分的学者。”国都没了,再多学者又有何用?于是他开始背着明镜参加读书会和各种活动,家中的《史记》也被换上了《共产党宣言》的芯子,就连年纪尚小的阿诚有时候也会帮他瞒着。虽然他从未告诉阿诚自己在做些什么,但他总觉得,阿诚是知道的。到了巴黎以后,明诚也开始总是在学校做实验或泡在图书馆,就像曾经他一样。明楼总感觉,明诚似乎也向着他的方向发展了。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多少总会有些相似。
    明楼有点高兴,却又有些生气。高兴终于有一个人能够与自己比肩,气恼他不愿听从自己和明镜的教导。其实他忘了,他也没把明镜的话遵守到底。
    明楼推开门,客厅的大灯关着,只留了桌上的小灯。他隐约看见单人沙发上窝着一个人,手里还捧着一本书。他眯起眼睛看了看,阿诚把头倚在扶手上,沉沉地睡着。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轻声唤他
    “阿诚,醒醒,回床上睡。” 
   明诚听见他的声音,悠悠转醒,手上的书摔在了地上。他听到声音一惊,立刻清醒过来,连忙低头去捡。明楼却先他一步捡起书,看着似不经意一瞥,《资治通鉴》,再偷偷一瞄,第一页这个大胡子外国男人,有点眼熟。  
  明楼把书还给他,拍拍他的肩。   
 “下次去书房看,别为了等我委屈自己。”    明诚在心里直说一点也不委屈。但他哪敢说出来。明家对他只有恩,他却……
   “这都几点了,回屋睡觉,你明天不上课?”   
 明楼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他还楞在那里,连声催促。   
 明诚应下。匆忙收好书,进了屋,很快睡着。 
    明楼起身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喜忧参半。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