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没有 微微不是 微微屈屈

相遇即是缘分,爱情要看天分,写文全靠冲动。

你看我像干什么的 番外

mayo好久之前拉着小哥哥去看铁道飞虎
范老板好傲娇和阿诚哥好配
重度ooc
重度没文笔
重度没逻辑
见家长
用我拙劣的情话技能在结尾甜一发










    明楼又一次让刘秘书把明诚叫到了办公室,明诚见刘秘书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耸了耸肩走过去。
    “大哥,你找我?”
    明诚屈指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便推开门进去。
    明楼抬头看着他,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最近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阿诚啊,大姐说想看看范川,改天把人家带去吃顿饭?”
    明诚瞪大了眼睛,一脸不知所措。
    “大姐是不是又逼你相亲了?老拿我们俩当挡箭牌。”
    明楼笑了笑,没说话。这么算着的确是该带去给大姐看看了,明诚想。

    隔了几天,明诚从新政府下班后直接去了面馆,接上范川才回家。
    “你大姐不喜欢我怎么办……”范川在后座上愁眉苦脸地看着窗外。
    明诚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你不怕我大哥,现在反倒怕我大姐?”
    到了明公馆,明镜看见范川,温柔地笑了笑,招呼他进去坐。
    明诚看了看范川,眨眨眼,心说,我说大姐人很好吧,你还偏不信。
    范川吐了口气,快步跟上。
  
    整个晚上,明镜都围在范川旁边问这问那,饶是范老板也有些招架不住,连连朝明诚投去求救的目光。而明诚呢,只是掩嘴偷笑。范川内心决定,以后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临走了,范川见明诚被一个老妇人拉到角落里,不知说了些什么。他见明诚先是皱了皱眉,随后转身便要离开,那妇人拉了他一下,明诚开口:
    “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和你有什么关系,我长这么打你是供我吃了还是供我穿了,凭什么现在来管着我。”
    眼看那妇人还想说什么,明镜出言打断:“桂姨,你先回去吧,孩子们的事,他们自己决定。”
    明镜其实也不理解为什么明诚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但从小到大,明诚向来是最叫人省心的,也是个有主意的,既然已经这样,想再改变他的想法也不容易,倒不如顺其自然,先接受了这个结果。
    明诚听明镜这样说,紧皱的眉松开了,拍了拍还在愣神的范川,轻声道:“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两人一句话没说,范川知道明诚自己不想说,他问了也没用。到了家门口,明诚按住他的手,看了看窗外,说出了所有的事情。听他讲完,范川只觉得心疼,回身抱住他。
    “你的厄运已经消磨光了,接下来一定全都是好的事情。”
    明诚轻吻他的额头,把头靠在范川的肩上。
    “幸亏这样好的运气,才遇见了你”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