轼微_way

相遇即是缘分,爱情要看天分,写文全靠冲动。

【诚川】你看我像干什么的 全文

mayo好久之前拉着小哥哥去看铁道飞虎
范老板好傲娇和阿诚哥好配
重度ooc
重度没文笔
重度没逻辑
这必定是个he


01
  明镜带着阿香去了苏州,明公馆中只剩下三个男人坐在餐桌前面面相觑。
  阿诚表示,他不想再做饭了,但是他更不想看到另两位少爷进厨房,毕竟,东西都是钱买的。于是,三人理所当然的决定,下馆子吧。

02 
  范川正擀着面,听见声响回头就见三个高个子男人走进来,他拾起毛巾擦了擦手。
  “三位先生需要点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最年轻的闻言抬头,看见范川,先是愣了一下,又转头看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老板,你和阿诚哥长的好像啊。” 
  年纪稍长的那个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别没大没小。”
  随后,最后的那个男人走上来,细细询问着菜色,随口要了几样后抬头,两人对视,皆是一惊。

03
  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明台是不是看看忙碌的范老板,又转过头来看看明诚。
  “大哥,你没觉得这个老板和阿诚哥很像?” 
  明楼没理他,端详着明诚。
  “真不是你弟弟?”
  明诚瞥了这俩人一眼,往茶杯里到了点水,又说:“明台胡闹,大哥你也胡闹?”

04 
  后来的一段时间,明诚市场一人前往那家不算大的面馆,只点一碗面,然后看着范川。一开始是出于好奇,后来便成了习惯,有时候明楼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偷偷找了个小女朋友。久而久之,两人逐渐熟络起来。
  明诚还从常来吃饭的几个人口中打听到,范川原本是军阀手下的一个军官,只是后来军阀倒了,他便在这开起了面馆。

05 
  “听说你是个神枪手。”
  一日,明诚结账的时候,凑到范川的耳边小声的说。    
“明先生,你看我这手,像拿枪的吗。” 
  说着,范川把站着面粉的手举到明诚面前,给明诚看了看。 
  明诚捉住他的指尖,摩挲着。
  “那范老板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范川抽回自己的手,清了清嗓子。
  “明先生做的应该是文职……”
  明诚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范川耳尖的薄红。
  这小老板,真不禁逗。

06
  自从明诚养成了“小范老板面馆一日游”的习惯之后,就抛下了明楼,大哥表示,弟弟情窦初开,挡都挡不住,内心极度痛苦。
  明诚每次去面馆也不一定非要进店去,有时候也只是远远的在街角看看,见到范川从店门口小跑去切菜就离开。
  而小范老板也天天不厌其烦的等着那位勤快的客人光临,若是哪一天没有看到明诚的身影,他就倚在店门口左顾右盼,直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拐角转出,就匆匆跑回店中装作忙碌的样子。

07 
  明楼看着曾经与他同进同出的曾经的新政府最敬业秘书兼沪上最靠谱弟弟一心扑在那个面馆老板身上,便在某个工作不多的下午把正在溜号的明诚叫进办公室。
  “阿诚啊。”明楼顿了顿,似是在酝酿情绪,“你谈恋爱了啊?”
  明诚愣住,抬头看了他一眼,面上染上一层薄红。
  “大哥,还没有……”
  那就是快了。明楼想,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而面馆那边的其它客人看到明诚,都以为那只是老板的双胞胎兄弟,而范老板也只是笑而不语。

08
  范川觉得今天有点怪怪的,按理说明诚上班是从来不会经过这里的,可他今天早上似乎看见明诚独自开车往南边去了,经过这儿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
  快到十点得时候,他看见几个特务开着车往南去了,心中一种不好的念头油然而生。
  自从知道了明诚是新政府的秘书后,他便觉得明诚这个人肯定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直觉告诉他明诚不可能甘心为新政府做事。今天的事情,他也猜到了一二。而他心中的疑惑,便是明诚到底是属于那一方。
 
09
  既然早有这样的想法,范川便觉得那些人大抵是冲着明诚去的。
  他今天大概不会来了,但范川总觉得心慌的厉害。总在这儿等着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反正无心做面,不如早些打烊去“路过”一下。
  范川一边想着,一边回屋抄起一把枪,骑车向城南去了。

10
  还没走多久便听到一阵枪响,他从侧面绕过去一看,果然情势不妙。几个人横七竖八的倒在那儿,明诚身上脸上都有血,也不知是谁的。
  明诚眼尖,看见了躲在后面的范川,用眼神示意他赶紧离开。范川来了本来就没打算轻易离开,二话不说一枪打死了明诚身后那个特务。
  “你怎么来了?”
  明诚没看他,继续注视着剩下的几个人,自己带来的人都倒了,只剩他一个,看到范川来了,突然觉得心里有底儿了,可他真心不想把范川掺和进来。
  “不想看你死在这儿。”范老板环视四周,那几个特务已经发现他了,“啧,你们太不正规了。”
  说着,又开枪解决了最后两个。见一个只是堪堪擦着肩膀过去,明诚又伸手补了一枪。
  “有失你神枪手的风范。”明诚拍了拍他的肩。
  “还不都是为了……”忽然,范川发现自己被人搂住转了个圈,然后便是一声枪响。明诚伏在他肩上,他往后踉跄几步,朝地上那个没死透的开枪。见那人头一歪眼一闭,这才作罢。扶明诚离开时经过那个人,还狠狠地踹了两脚。
  “范老板这样可真正规。”明诚趴在他耳边说。
  “受了伤还那么多废话,一看就是没什么大事,你干脆自己走吧”
  范川嘴上是这么说,但还是把明诚搂的更紧了些,生怕他摔了。其实这点伤对明诚还真不算什么,只是看着范川一脸心疼的样儿,明诚还觉得挺值得。
 
11
  范川把明诚带回家,而明诚却执意要离开,他总觉得有人一直跟着他,可他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路。
  “刚才我也掺和了,你自己走了他们就找不上我了?”
  明诚语塞。
  “谁叫你来的?”明诚看着给他认真缝合伤口的人,“万一把自己搭进去怎么办。”
  范川没说话,明诚也没再问什么,末了上完药,才听见范川开口:
  “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12
  范川欲起身离开,明诚用未受伤的那只手拽住他的手腕。
  “朋友不必做到如此,我们才认识不久。”
  范川没说话,他掰开明诚的手,转身离开。明诚见状,急忙下床去追,却牵动了伤口。他稳住身形,快步向前走去。
  “你就把我当朋友?”
  没等范川回答,明诚直接绕到范川身前,挡住他的去路。
  “你没想过其他关系?”
 
13
  范川不敢看他的眼睛,他以为明诚早都看穿了他那点小心思,便会厌恶他,远离他。
  他看着明诚衣服上的血迹,闭上眼睛。
  “是。”
  “可我不是。”
  听到这句话,范川似是惊恐的后退了一步,又抬起头看着明诚的眼睛,眼神中透着惊讶和迷茫。他看到明诚从额角淌下的汗珠,可这大冷天的,出哪门子汗呢。
  突然,范川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他伸出手,想要看看明诚的伤口。关心则乱,范川心里急,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处,明诚咬住唇,没发出一点声音。他不想让范川担心他,殊不知见他如此,范川心里更是内疚。
 
14
  范川赶回店里取东西,远远就见着店门口站了一个中年男人。范川有点纳闷,他低头看看表,这还没到中午呢,怎么就有客人来了。门口站着的人听到动静,回头和范川打了声招呼。
  “范老板,在下明楼。”明楼伸出手,范川也伸手和他握在一起。
  “明长官,久仰。”范川等明楼先放开手,这才开口,“屋里说话,明长官请。”

15
  一进屋范川就落了锁,他带着明楼进了内间。
  “舍弟添麻烦了。”明楼微微颔首,又理了理袖口的褶皱。
  “要不是我,明诚就……”范川听到这句话,低头不语,“刚刚是您跟着我们?”
  明楼点头,范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咬着唇,最后只是轻轻说了声“抱歉”。
  “谁都没有错,他挺幸运的。”
 
16
  范川被明楼的几句话搅得心神不宁,他不太明白明楼的来意。
  “你喜欢他。”
  沉寂许久后,明楼首先开口。
  范川愣了楞,随即又点点头。他不想承认,但他总觉得面前的男人像是一把锋利的刀,能把他剖开后再一一叙述他的那点小心思,索性就承认了吧。
  “我并不想阻止什么,只是,现在是战时……”
  明楼没有说下去,范川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便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范川起身,拿着要带走的东西,看了看明楼:“我要回去看看明诚,明长官要一起吗?”
  明楼摆了摆手:“新政府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两人一起走到门口,范川替明楼拉开门。分手前,明楼对范川说:
  “以后,叫我大哥吧。”

17
    范川回到家中,看见明诚已经穿戴整齐站在窗前。
    “怎么起来了?你应该去休息。”
    明诚转过身来,睁着一双鹿眼看着他,眼中的期盼好像要溢出来。
    “你考虑好了?”
    范川不解,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考虑什么?”他想了想,又说,“刚才我看见你大哥了。”
    “我知道是他跟着。”
    明诚让范川帮着穿好外衣,准备离开,临走前,他拥住范川。
    “只做朋友,我不甘心啊。”

18
    自那日明诚离开后,范川便再也没见过他。报纸上的那篇社论是明楼写的,配图上明楼的身后跟着一个明诚,这大概是最近的一次见到他了。
    接连五天,明诚一直不出现。听大海说,新政府的明秘书出差去了,这是前些天一个76号的姓梁的人来拿旗袍时,他对他的手下说的,大海恰好听见。范川心里气闷,怎么受伤了还不好好在家里养着,竟是瞎折腾,随后便是无由来的
    范川以为这一天明诚仍然不会来,面馆打烊时,他看到明诚穿着长风衣,含笑望着他。

19
    明诚做足了一副“你不带我回家我就站在这儿不走了”的赖皮姿态,范川不忍心看他在这儿额冻着,拉着他走了。一路上,范川和明诚说了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
    “大海他们太不正规啦。”
    范川看着明诚说。
    “那我呢?”
    明诚笑着问他。
    范老板偏过头瞥了他一眼,极不情愿的哼一声,道:“还算凑合。”

20
    这是明诚第二次来范川家里,面积不大,但胜在整洁。
    “你的伤怎么样了?怎么还出差?”范川抬起手,却又怕碰疼了明诚。怎么说这一枪也是给自己挡的,他觉得眼眶有些发热。
    明诚握住他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手。
    “范老板关心我?”
    范川脸红,使劲抽回手,瞪了他一眼。
    “我没出差,我一直在家呢,这都是借口。”
    明诚连忙解释道。
    范川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怨妇,明明连怨的立场都没有。他抱住明诚的腰,在他的唇角轻轻落下一个吻。看见明诚一脸惊愕,他想,现在就算是有立场了吧。
    惊讶只是片刻,明诚碰了碰唇角被亲过的地方,牵起范川的手。
    “范老板可真不正规。”
    范川不敢看他,听到这句话,他红着脸抬起头。
    “就你最正规。”
    明诚把范川搂在怀中,趁人不备便亲了下去,许久后,两人才分开。
    “那范老板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和你谈个恋爱?这样正规嘛?”
    范川不甘示弱,思索片刻。
    “我愿意。这样才正规。”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