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没有 微微不是 微微屈屈

相遇即是缘分,爱情要看天分,写文全靠冲动。

【诚川】你看我像干什么的 1

mayo好久之前拉着小哥哥去看铁道飞虎
范老板好傲娇和阿诚哥好配
重度ooc
重度没文笔
重度没逻辑
这必定是个he


01
  明镜带着阿香去了苏州,明公馆中只剩下三个男人坐在餐桌前面面相觑。
  阿诚表示,他不想再做饭了,但是他更不想看到另两位少爷进厨房,毕竟,东西都是钱买的。于是,三人理所当然的决定,下馆子吧。

02 
  范川正擀着面,听见声响回头就见三个高个子男人走进来,他拾起毛巾擦了擦手。
  “三位先生需要点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最年轻的闻言抬头,看见范川,先是愣了一下,又转头看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老板,你和阿诚哥长的好像啊。” 
  年纪稍长的那个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别没大没小。”
  随后,最后的那个男人走上来,细细询问着菜色,随口要了几样后抬头,两人对视,皆是一惊。

03
  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明台时不时看看忙碌的范老板,又转过头来看看明诚。
  “大哥,你没觉得这个老板和阿诚哥很像?” 
  明楼没理他,端详着明诚。
  “真不是你弟弟?”
  明诚瞥了这俩人一眼,往茶杯里到了点水,又说:“明台胡闹,大哥你也胡闹?”

04 
  后来的一段时间,明诚时常一人前往那家不算大的面馆,只点一碗面,然后看着范川。一开始是出于好奇,后来便成了习惯,有时候明楼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偷偷找了个小女朋友。久而久之,两人逐渐熟络起来。
  明诚还从常来吃饭的几个人口中打听到,范川原本是军阀手下的一个军官,只是后来军阀倒了,他便在这开起了面馆。

05 
  “听说你是个神枪手。”
  一日,明诚结账的时候,凑到范川的耳边小声的说。    
“明先生,你看我这手,像拿枪的吗。” 
  说着,范川把站着面粉的手举到明诚面前,给明诚看了看。 
  明诚捉住他的指尖,摩挲着。
  “那范老板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范川抽回自己的手,清了清嗓子。
  “明先生做的应该是文职……”
  明诚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范川耳尖的薄红。
  这小老板,真不禁逗。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