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坨废微

相遇即是缘分,爱情要看天分,写文全靠冲动。

高三停更

【原顾】梦中人 22















    到了京城,俩人自然要分开走。顾青裴回了顾府,原炀进了宫。彭放不知怎么的从谁那里得了消息,赶忙叫了王晋一同商量着。

    “要我说,这俩人也是活该,青裴呢,我早就劝过,可原炀这么高调,皇上想不知道也难。”

    彭放听他这么说自己的兄弟,心里挺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王晋说的确实有道理。

    “现在就看皇上怎么样,顾大人和皇上关系也算不错,只要他二人不在来往,估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只是这原炀,我太了解他,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

    太子和二皇子的夺嫡之争,两边都没能得了好,原立江盛怒之下将二人禁了足,又想起这个平常一声不吭的三儿子来。

    原炀跪在殿上,一言不发,旁边是之前二皇子交给原立江的信。他无可辩解,因为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你当真不想坐这个皇位?”

    “是,父皇。”

    “搭上顾家小子,顾家是开国功臣,你知不知道当年扶朕上位的是顾青裴他老子。朕不动顾家,一是因为这,二是顾家势力盘根错节……”
   
   原炀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故而闭口不言,原立江走到他身边。

    “你们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别人可以,偏你不行,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朕已经不在意了,那是因为朕知道,朕还有一个好儿子。”

    原炀这才全是听明白了,叫他继位呗。

   

【明白】【微恒岛恒】晚安小教官


















    上白开学了。

    作为一名准大一学生,开学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军训,然而对于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的上白来说,军训自然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

    要不装个病吧。

    上白想。

    然而这念头在他见到新任教官的第一眼,就被他无情的打消了,仿佛刚才吵着嚷着要逃避军训的人不是他一样,还义正言辞的教育李小岛和孙启恒军训的重要性。

    军训第一天,两手扒在床上死活不愿意起来的上白被基友孙启恒面无表情地掰开手指拽出宿舍。这边儿一脸无精打采又颓又丧的上白正在操场上上演忧郁行文艺术家呢,那边儿霸气教官天团就朝着他们走来,上白正忧郁着呢,一旁的李浓使劲摇了摇他的胳膊。

    “老铁,看帅哥。”

    上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随意抬头一瞥。这不看不要紧,仔细一看,可了不得。

    哟,这小教官挺精神啊,别说,还挺帅。

    上白咂了咂嘴,舔了舔上唇,刚想过去套个近乎,就听见这教官一声令下。

    “全都给我站好,全体都有,立正。”

    凶是凶了点,不过脸好嘛,凶点就凶点,无所谓的啦。

    “我姓高,高明……”

    高明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不只是长的好,声音还好听,上白心说。

   上白这么想着,就因为没听见小教官的命令而被心心念念的小教官点了名。

    然后就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罚跑。

    晚上吃饭的时候,孙启恒和李浓正兴致勃勃的吐槽今天的军训是多么痛苦,冷不丁听见上白来了一句

    “我认为这个教官……”

    俩人齐刷刷的回头看他,本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没想到……

    “真帅!”

    父子组齐刷刷四只白眼丢过去,上白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第二天,当经历了第一天折磨的上白扶着腰赶来军训的时候,高明觉得昨天自己可能太严厉了,所以他特意准了上白今天休息一上午。

    于是,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上白迷弟属性再次暴露,李浓和孙启恒表示,完全不想听他碎碎念。

    “你们军训累不累啊,高明让我休息呢~”

    这扑面而来的正宫娘娘风是什么鬼,还有那自带波浪号的荡漾语气麻烦收一收好吗。要不是顾及着周围还有其他同学,估计上白自己就能演一出宫斗大戏,还是“后宫三千佳丽皇上偏宠我一人”的那种。

    “小岛我们今晚吃这个……”

    孙启恒和李浓并不想理他,不过这并不影响上白内心的yy。没过多久,孙李二人就看见红着耳朵的上白端着餐盘飞快的跑了,又仔细一看,哦,门外头高明教官刚过去。

    军训的时候感觉一分钟等于一小时,军训结束后却觉得眨眼间的事儿。别的人都是兴高采烈,只有上白这儿愁眉苦脸。

    “扎心了老铁,你要真喜欢他就告诉他呗。”

    孙启恒和李浓一人一边坐在上白那儿,上白盘着腿,陷入久久地沉思。

    高明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门缝里塞进来一封信

    “高明我喜欢你    
                                    上白”

    听着外头的脚步声,高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外头的上白却是紧张得很,听见高明笑,更是不知所措。

    “进来呗,我听见你脚步声儿了。”

    高明打开门,看见上白缩在一旁的角落里。

    “进来啊,愣着干嘛。”

    上白垂着头跟进去。

    “你觉得这几天为什么除了你连个跟我告白的都没有。”

    上白摇摇头,凭啥人家都得跟你告白,上白这么想,不过没好意思说。

    高明低头在他的唇角舔了一下。

    “因为我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我是你的人了。”

    然后第二天上午李小岛和孙启恒发现昨晚一整晚没回来的上白同学扶着腰走进宿舍扑在了自己的床上。

    孙启恒和李浓表示

    发生了什么我们一点也不想知道

   
   

【明白】年来啦,快跑! 大年初二

没有娘家可回的人

只能暗搓搓更文了













    由于导演大发慈悲的表示因为过年放假三天,故而大年初一这一整天,高明都窝在房间里打游戏,顺带陪着上白。

    “初二干什么啊,你们好像应该回娘家。”

    经过一天的单方面嫌弃,高明已经习惯了上白的好奇碎碎念,也容忍了上白动不动就说要娶他的事。

    “就是结了婚的人一起回娘家啊。”

    上白咬着小指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高明表示自己不是很能把持得住。

    “那就是我陪你回家呗?”

    高明翻了个白眼,就你这小身板一看就是做受的命好吗,还回我家,娘家肯定是回你家呀。

    “不,是回你家。”

    似懂非懂的上白点了点头,哦了两声,拉着高明走到窗户旁边打开窗户。

    “我的天你要干嘛,这是19楼你这不是带我回家这是带我重生啊。”

    “可是我来的时候就是从这儿来的啊。”

    高明懵了一会,才想起来,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怎么就要回娘家了呢。不过,如果能娶个这样的,好像也不错?
   

【明白】年来啦,快跑! 正月初一




新年快乐

小甜心们

我只想说一句

明明你能嫁给天仙简直是

别不知道珍惜









    唯物主义者高明在大年初一第一天看到坐在自己身上的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第一眼内心是无法接受的。

    “我叫上白,也是你们说的那个年。”

    上白见他醒了,坐到一边去,盘着腿撑着头看他,时不时伸出食指戳戳他因惊讶而面瘫的脸。

    “你你你你会是剧组搞来整我的吧……”

    显然,高明还是不能接受违背了他信了二十多年的无神论。

    “剧组是干什么的?”

    “剧组就是……哎呀,你真不是什么整蛊活动搞来的?”

    上白赌气似的推了他一把,转头不理他。

    这是把人惹急了啊,难道真是什么怪兽之类的东西?不过长的这么好看,应该也是个摄人心魄的小妖精。果然颜好走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那你来找我干嘛呢。”

    高明扶着床头柜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看着上白。

    “因为就你这儿没放鞭炮啊,别人那儿我不敢去啊,我以为你是为了等我呢。”

    我现在真的非常不想看见你而且我真的不敢放鞭炮以及这我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相对无言只能尬笑的高明无奈摊手。

    “我听说你们今天要拜年是不是,那你是不是要拜我辣。”

    高明翻了个白眼,又看着一脸傻白甜的上白,算了算了他还是个孩子,大过年的不能动手,冷静,冷静。

    “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你见着我了你就得嫁给我。”
   
    神tm嫁给你啊本宝宝可是货真价实净身高一米九的大男人……高明彻底凌乱,所以说放鞭炮其实是为了挡桃花吗?如果时间能重来,我吓死也去放个鞭炮,现在还来得及吗,急,在线等。

   

   
   

【明白】年来啦,快跑! 腊月三十

大家今天放鞭炮了吗

我就是那个不敢放鞭炮的

赐给我一个小怪兽吧







    过年放鞭炮是流传了很久很久的传统习俗,据说是为了吓跑一个叫做“年”的怪兽。不过,相信科学唯物主义者高明同学表示,我才不相信这个呢,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害怕放鞭炮的。

    今年是高明不回家过年第一年,因为还有戏要拍,他只好和剧组的同仁们随便凑合凑合,然后回到酒店窝在床上看春晚,一边看一边还不忘了和孙启恒李小岛吐槽。

    “今年的春晚太诡异了,神tm赞赞赞……”

    “要是有人跟你一起看估计你就没这么多毛病了。”

    李小岛和孙启恒在东北一起过年,俩人凑一块还不忘从言语上打击一下狗年到了依然是单身狗的高明,受到一万点伤害的高明表示,明年我一定要找到一个比你们恩爱一百倍的,秀不死你们。

    转眼到了十二点,外头的鞭炮声逐渐响起来,像是时间的脚步在心上踏过。

     “你们那边有放鞭炮的吗?我给你直播老孙放炮啊哈哈哈哈!”

    高明接受了李小岛的视频邀请,刚打开就是一段无情的嘲笑。

    “我哪有时间放这个。”

    高明把手机立在一边,拖着腮看外头升起的礼花,其实剧组有不少人出去放鞭炮了,自己只是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了而已。

    “不放鞭炮小心有怪兽把你带走。”

    点上鞭炮的孙启恒跑过来搂住小岛对他说。

    高明面无表情的取消了通话,并不想看你们在今天秀恩爱,我还是继续看我的春晚。

    好不容易熬过难忘今宵,高明关了电视,用被子蒙住脑袋睡了过去,临睡前他听见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不容易找了个不放鞭炮的,就是你啦!”

【明白】情人节和年在一起的时候该怎么过

















    今年是上白和高明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兼新年。情人节小夫夫俩人自然是愿意腻歪在一块,但一南一北的年确实是不好过。

    要不然顺其自然见个家长?

    上白随口一说,立即得到了高明的强烈赞同,上白一脸惊恐的表示自己真的只是随口一提,然而高明已经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腊月二十八,高明告知家里自己即将带一个男朋友回家。

    腊月二十九,俩人往山西走,一番准备后,过了一个美好而甜蜜的情人节。

    腊月三十,高明带着扶着腰的上白回了家。

    顺利的出奇,上白本以为自己和高明会被为难,可没想到是这么顺利。

    后来,上白才从小岛那里知道,高明为了让他不受委屈,提前替他挨了打。

    得知此事的上白同学,又成功的腰酸背痛一整天。

    高明表示,这打挨得值。

   

   

   

【恒岛恒】情人节不是给父子过的

【恒岛恒】情人节不是给父子过的



















    “儿子,看这儿!”

    李浓条件反射的放下书回头,等到反应过来孙启恒说的是什么的时候,那人已经笑得倒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妈的,智障。

    李浓翻了个白眼,不理他,孤立他。

    孙启恒笑够了,却见李浓又拿起书看着。

    “岛岛,你怎么不理爸爸呢。”

    孙启恒蹭过去,从背后搂住李浓,李浓一把打开他的手,站起来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怎么还生气了呢。

    “岛岛……”

    孙启恒再次不要脸的蹭过去,可李小岛就是不领情,一眼都不愿意看他。

    “岛岛,今天是情人节。”

    孙启恒坐在沙发扶手上,抽过他的书放在一边,低头亲了亲他的眼角。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情人了?”

    李浓赏了他一眼,孙启恒笑得一点节操都没有。

    “我这不是有你嘛~”

    “你想岔了吧,情人节了不是给父子过的。”

    说完,李浓站起来,推开一脸懵逼的孙启恒进屋去并锁上了门。

    孙启恒,卒

【明白】搞定男神的猫 3




















    刚打开自家大门,就看见小辣椒蹲在门口,抬头看着他怀里的骏骏不停的叫。高明把骏骏放到地上,又轻轻点了点小辣椒的脑袋。

    “不许欺负骏骏啊,这可是你哥哥男神家的。”
   
    小辣椒又叫了几声,然后靠过去蹭了蹭愣在一边的佛系公猫。高明见到这么一幅和谐的画面,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进厨房做饭去了。

    然而,高明前脚刚离开,骏骏就嫌弃地跳到一边去。

    完全不想和你蹭来蹭去,我只想蹭你哥哥,骏骏如是想到。

    而小辣椒则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是很友好吗,怎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跟剧本上写的不一样啊。一边想着,突然听到对面的骏骏开口道

    “以后你哥哥就是我的了,你也是我的。”

    这还了得,你仿佛在逗我?!小辣椒一听,便尖叫着扑上去,高明闻讯赶来,就看到骏骏躲在沙发和墙的夹角里,而小辣椒则一脸凶相的冲着它。

    高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别说上白男神了,就是粉丝也能撕了自己……他大步走过去抱起骏骏,一边顺毛一边碎碎念

    “小祖宗可千万别告诉上白啊,刚刚这都是意外……”

    怀里的骏骏得意的冲小辣椒喵了两声,蹭了蹭高明的胸膛又舔了舔他的下巴,高明当场原地石化。

    计划通!

   
   

【原顾】梦中人 21 起名废




















    “听说最近京城变天了,我那两位皇兄终于忍不住了?”

    原炀把玩着手里未拆开的信,看着宫里来的人,玩味的笑道。

    “王爷,皇上叫您回去呢。”

    来人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答。

    “叫我回去有什么用,难不成跟他们一起凑这个热闹?不成吧,这仗还没打完呢。”

    跪着的人像是早就料到原炀会这么说,立即抬头回他的话。

    “王爷不必担心,皇上派了王将军来。”

    原炀左思右想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可要是让他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也找不出来,毕竟自己的皇兄因夺嫡而不和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可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必定有所隐瞒。

    “皇上还说,顾小少爷也跟着一道回去,说是顾大人有要事需他回一趟。”

    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去还好说,可顾青裴竟然也要回去。

    难道说,自己和顾青裴的事,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