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不更新

相遇即是缘分,爱情要看天分,写文全靠冲动。

【凌李】走火 下

字数 2006

凌李给妈妈冲啊!!!!

性感赵医生 在线教学

可爱李然然 掉线学不会

腹黑老中医 上线撩然














    第二天早上,李熏然醒来,随意用手梳了梳乱糟糟的头发,就迫不及待的捞起手机。打开一看,哦豁,认证消息,还是凌远的,刚点了同意,对方一条消息发过来。

    【凌远:你好】

    我应该怎样真诚又不做作的表达我对他的友好(xihuan)之情呢,如果不回是不是就凉了,如果也回一个你好呢,会不会太高冷,如果回点别的,他会不会觉得我一点也不正经。从来都是被人追没追过一个人的小李警官陷入了深深地惆怅中……

    【李熏然:凌院长,早】

    凌远刚进办公室就看见李熏然同意了他的认证消息,本来也没指望这么早能得到回复,不过既然都接受了,那不如请他吃个饭。向来做事严谨有条理的凌院长决定找一个看起来丝毫不刻意的理由把小李警官约出来。

    【凌远:上次谢谢小李警官了,不如改天我请你吃个饭吧】

    李熏然从床上蹦下来,就差没激动的下楼跑三圈,把这件事昭告天下。这个凌院长真客气,万一他要是知道自己心怀不轨那不就糟了。

    【李熏然:院长你太客气了,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凌远看了看日程表,明天晚上还真没时间,不过没关系,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虽然自己没时间,但是韦三牛有啊。

    【凌远:有的,那地方你定,定好了发给我】
   
    其实李熏然本来想约今天,因为他想早一点见到凌院长,不过考虑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准备,所以无奈之下才约了明天,他决定在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之前做一点攻略。

    所以当赵启平再一次接到李熏然的电话时,他表示自己根本不想吃这一对的狗粮。

    于是在风清月朗的第二天傍晚,自以为从赵启平那里学到了一级撩男法则的小李警官独自一人开着车到医院接凌院长。

    很显然,他并没有学到精髓,不过这都不是重点,谁叫凌院长喜欢他呢。

    第一条:抓住男人的胃

    小李警官在接上凌院长之后就带他去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家店,经过小李警官本人的亲自测评,这家的麻小特别入味。

    然而刚坐下李熏然就想起来,凌远好像不能吃这些,犹豫片刻之后叫来服务员点了一份粥。

    于是在这个只有两人相处的美好夜晚,凌远一边喝粥一边看李熏然吃完了整盆小龙虾,吃完之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凌院长表示,好一个可爱又能吃的李熏然,并且非常有把握用自己的厨艺骗走小李警官。

    第二条:了解对方爱好

    自从了解了上次吃饭的经历之后,赵启平就坚决表示这不开窍的无脑学生不是我教出来的。

    知道你没谈过恋爱,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赵医生一脸朽木不可雕也地拍着小李警官的肩膀说道

    “那我只能传授给你其他的招数了。”

    没过多久,李熏然主动约了凌远看电影。

    然而对于看惯了漫威惊悚等一系列片子的李熏然而言,文艺片,确实是一种很不错的催眠工具。

    凌远一脸宠溺地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李熏然,索性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人睡的更加舒服一些。

    一直到电影出字幕,小李警官依然没有醒来,凌远轻轻的拍了拍他,李熏然皱着眉在他肩上蹭了蹭,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

    “李熏然,回家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谁在叫我。李熏然一睁开眼睛就对上凌远含笑的眼神,哦我的天,我是约凌远出来看电影了对吧,我刚刚是不是睡着了,又搞砸了。

    “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比较困,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看这种片子的。”

    李熏然站起身,揉了揉脖子,没想到自己睡着了还有意外之喜,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多靠几次,最高大腿也能给他枕一枕。

    凌远倒是没想这么多,他从赵启平那里得知李熏然从不看文艺片,那么这次他这么迁就自己,是不是就说明他对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意思呢。

   
    第三条:学会打扮自己提高存在感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李熏然很好的把这一点从头贯彻到尾。天天打着“去医院自家哥哥送饭”的名号偷窥凌院长的小李警官,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赵启平和凌远的聊天记录中有所呈现。

    就比如这样

    【赵启平:李熏然要来了快快快去偶遇】

    【凌远:好的】

    然后李熏然总能在医院的某个角落遇到来例行视察的凌院长,然而被美色冲昏头脑的小李警官从来没考虑过为什么凌远作为院长能这么闲。

    再比如这样

    【赵启平:李熏然来送饭了你快下来】

    【凌远:好的,这就来】

    然后凌院长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在李熏然送饭的时候来到赵医生的办公室,并且蹭上一顿饭,久而久之每次李熏然也会一点都不刻意地多带一份。

   
    看着这两个人丝毫不做作无意识的暗中秀恩爱,赵医生表示real心累,李熏然确实是教不会了,凌远一个拿手术刀的胆子也忒小,为什么自己当初要两边瞒呢,反正吃狗粮的总是自己。于是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他决定给李熏然打个电话。

    “凌远也喜欢你,快告白吧。”

    然而接电话的是凌远

    “我们昨天已经在一起了。”

    
   

   

   

   

【凌李】走火 上

凌李冲啊!
字数 :2148

名字和文没什么直接关联
不过串烤鸡心真的很好吃
因为刚吃了串烤鸡心而出现的脑洞














    “诶我说你,现在不会还是放不下简瑶吧。”

    赵启平撑着头看着旁边一手抓着串烤鸡心一手正在开一罐啤酒的李熏然,后者听到这句话,一口吃完鸡心,不紧不慢的回答。

   “怎么会,我一直把她当妹妹,当时就是看她找了男朋友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你怎么今天突然叫我出来撸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今天值夜班,而且以前都是我叫你的。”赵启平一把夺过李熏然的啤酒,像只狐狸一样眯着眼睛笑道:“哦哟,不会是又看上谁了吧。”

    “怎么能说是又呢"说完这句,李熏然又欲盖弥彰地反驳:"你别多想啊,没有的事。”

    小李警官急着否认,根本没发现自己的耳朵已经开始慢慢变红,他的眼睛四处乱瞟,无意间看到远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朝着这边看了几眼,刚好和他的眼神对上。这下李熏然不只是耳朵红了,脸也红的像只熟透了的桃子。

    “喂,回神了啊,还说没有呢,还不快点如实招来,你看看这小脸,看看这小耳朵……”

    赵启平在李熏然耳边打了个响指,又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直怼到李熏然的面前,李熏然胡乱拍开他的手又开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

    “其实吧,这个人,你也认识。”

    “哦豁,不会是我们院的吧,怪不得你专门挑我要上班的时候请我吃饭,原来是另有所图啊。”

    李熏然小声地嘟囔了两句,赵启平没听清他说什么,整个人凑了过去,远处的男人停下脚步,又看了几眼,离开了。

    “凌远……”

    李熏然又说了一遍,虽然只有两个字,可足以让赵启平听后一脸懵逼二脸茫然三脸震惊。

    “啧啧啧,李熏然,你太可以了啊,连我们院长都不放过。”

    天色已经暗了,赵启平看了眼手机,站起身。
   
    “我得去值班了啊,你要是想去看看我们院长,就跟我一块去值班,今天他应该也在。”

    李熏然没应他,直接丢了个白眼过去,也站起身哒哒哒的跑到柜台结账,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盒粥。

    “你快去值班吧,见到你们院长叫他好好吃饭。”

    赵启平端详这被塞到手里的粥,看着李熏然小跑着离开的背影,心想:了解的还挺全面,连凌远有胃病都知道,怎么没见我加班的时候这么关心我呢。

    李熏然第一次见凌远时是不知道多久以前他来带着犯人来医院的时候,那时只是匆匆一瞥,李熏然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院长。可他第一次把凌远放在心里却是前几天他执行某次任务光荣负伤被下属强行押到附近医院的时候,其实小李警官觉得自己没什么大事,只是胳膊被划了一道而已,根本没必要去医院。不过在从洗手间回病房的途中看到刚下了手术突发胃病缩在一边的凌院长时,他突然觉得,这医院来的值。

    本着警察保护人民的义务,他先是把凌远扶回了办公室,又以警察的名义对凌院长进行了一番关于健康的教育,然后发现自己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也崩开了,当然眼尖的凌院长自然也看见了,于是他又接受了凌院长以医生的名义对他的关于自保教育。

    回警局的路上小李警官才回过神来,怎么就忘了加个微信呢。这个想法直接导致李熏然从原来的小狮子变成了一朵娇花,因为在没过多久后李熏然不小心用纸页划破手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去医院输个血,还必须是凌远在的那家医院。

    不过好在小李警官人脉广,灵机一动突然想起自家兄弟刚好是凌远的下属,这层关系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赵启平提着粥回到院里,径直上了凌远办公室,连门也没敲就直接进去了。

    “院长啊,你又去招惹哪家的小姑娘小伙子了?”

    凌远把眼睛从文件上移开,看着赵启平进来之后特别没形象的坐在沙发上,又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

    “我是你师兄,又是你领导,这么没规矩,就不怕我给你穿小鞋?怎么,这是哪家的小姑娘小伙子送给我的?”

    赵启平刚要开口,可话到嘴边转了个弯,毕竟这八字还没一撇,敌不动我不动,在还没有充分了解敌情的情况下,不能暴露自己。

    “哪能啊,这不是做师弟当下属的怕凌院长吃不好饭特意给你带的嘛。”

    凌远轻哼一声,心想,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跟别人吃饭,这估计就是顺便带的吧。

    “院长你这么一直盯着我看我心里发毛啊。”

    赵启平把粥端过去,撇了撇嘴,心想今天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太正常,一向严谨的凌远竟然也发起了呆。

    “哦,没什么大事,我就是看你长的跟我前几天一个病人挺像的。”

    像一个人,还刚好前几天进过医院,那八成是李熏然,毕竟是亲兄弟,能不像嘛。说起来李熏然也是经常进医院,无论是自己来还是带犯人看家属,莫非这是传说中的日久生情?

    “你是说李熏然?那是我弟弟,是个警察,平时偶尔受个小伤什么的,要不你们加个微信联系下?医警一家亲嘛,万一有个什么事也方便。”

    这倒是额外的惊喜了,凌远在拿到李熏然的微信时并没有立刻加他,万一人家已经忘了他呢,自己会不会吓到他呢。

    给完微信媒婆赵启平就喜滋滋的出了院长办公室,临出门前还特意叮嘱凌远不要忘记趁热喝粥,出了门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熏然。

    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顺利,李熏然捧着脸盯着手机一直等到十一点也没见有什么认证消息发过来,于是心灰意冷地睡了过去,就在他与周公相会的后一秒,他心心念念的认证消息来了。

    【凌远 对方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文字发不出去  截图好了
【原顾】梦中人 23

【原顾】梦中人 22















    到了京城,俩人自然要分开走。顾青裴回了顾府,原炀进了宫。彭放不知怎么的从谁那里得了消息,赶忙叫了王晋一同商量着。

    “要我说,这俩人也是活该,青裴呢,我早就劝过,可原炀这么高调,皇上想不知道也难。”

    彭放听他这么说自己的兄弟,心里挺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王晋说的确实有道理。

    “现在就看皇上怎么样,顾大人和皇上关系也算不错,只要他二人不在来往,估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只是这原炀,我太了解他,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

    太子和二皇子的夺嫡之争,两边都没能得了好,原立江盛怒之下将二人禁了足,又想起这个平常一声不吭的三儿子来。

    原炀跪在殿上,一言不发,旁边是之前二皇子交给原立江的信。他无可辩解,因为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你当真不想坐这个皇位?”

    “是,父皇。”

    “搭上顾家小子,顾家是开国功臣,你知不知道当年扶朕上位的是顾青裴他老子。朕不动顾家,一是因为这,二是顾家势力盘根错节……”
   
   原炀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故而闭口不言,原立江走到他身边。

    “你们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别人可以,偏你不行,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朕已经不在意了,那是因为朕知道,朕还有一个好儿子。”

    原炀这才全是听明白了,叫他继位呗。

   

【明白】【微恒岛恒】晚安小教官


















    上白开学了。

    作为一名准大一学生,开学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军训,然而对于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的上白来说,军训自然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

    要不装个病吧。

    上白想。

    然而这念头在他见到新任教官的第一眼,就被他无情的打消了,仿佛刚才吵着嚷着要逃避军训的人不是他一样,还义正言辞的教育李小岛和孙启恒军训的重要性。

    军训第一天,两手扒在床上死活不愿意起来的上白被基友孙启恒面无表情地掰开手指拽出宿舍。这边儿一脸无精打采又颓又丧的上白正在操场上上演忧郁行文艺术家呢,那边儿霸气教官天团就朝着他们走来,上白正忧郁着呢,一旁的李浓使劲摇了摇他的胳膊。

    “老铁,看帅哥。”

    上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随意抬头一瞥。这不看不要紧,仔细一看,可了不得。

    哟,这小教官挺精神啊,别说,还挺帅。

    上白咂了咂嘴,舔了舔上唇,刚想过去套个近乎,就听见这教官一声令下。

    “全都给我站好,全体都有,立正。”

    凶是凶了点,不过脸好嘛,凶点就凶点,无所谓的啦。

    “我姓高,高明……”

    高明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不只是长的好,声音还好听,上白心说。

   上白这么想着,就因为没听见小教官的命令而被心心念念的小教官点了名。

    然后就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罚跑。

    晚上吃饭的时候,孙启恒和李浓正兴致勃勃的吐槽今天的军训是多么痛苦,冷不丁听见上白来了一句

    “我认为这个教官……”

    俩人齐刷刷的回头看他,本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没想到……

    “真帅!”

    父子组齐刷刷四只白眼丢过去,上白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第二天,当经历了第一天折磨的上白扶着腰赶来军训的时候,高明觉得昨天自己可能太严厉了,所以他特意准了上白今天休息一上午。

    于是,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上白迷弟属性再次暴露,李浓和孙启恒表示,完全不想听他碎碎念。

    “你们军训累不累啊,高明让我休息呢~”

    这扑面而来的正宫娘娘风是什么鬼,还有那自带波浪号的荡漾语气麻烦收一收好吗。要不是顾及着周围还有其他同学,估计上白自己就能演一出宫斗大戏,还是“后宫三千佳丽皇上偏宠我一人”的那种。

    “小岛我们今晚吃这个……”

    孙启恒和李浓并不想理他,不过这并不影响上白内心的yy。没过多久,孙李二人就看见红着耳朵的上白端着餐盘飞快的跑了,又仔细一看,哦,门外头高明教官刚过去。

    军训的时候感觉一分钟等于一小时,军训结束后却觉得眨眼间的事儿。别的人都是兴高采烈,只有上白这儿愁眉苦脸。

    “扎心了老铁,你要真喜欢他就告诉他呗。”

    孙启恒和李浓一人一边坐在上白那儿,上白盘着腿,陷入久久地沉思。

    高明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门缝里塞进来一封信

    “高明我喜欢你    
                                    上白”

    听着外头的脚步声,高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外头的上白却是紧张得很,听见高明笑,更是不知所措。

    “进来呗,我听见你脚步声儿了。”

    高明打开门,看见上白缩在一旁的角落里。

    “进来啊,愣着干嘛。”

    上白垂着头跟进去。

    “你觉得这几天为什么除了你连个跟我告白的都没有。”

    上白摇摇头,凭啥人家都得跟你告白,上白这么想,不过没好意思说。

    高明低头在他的唇角舔了一下。

    “因为我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我是你的人了。”

    然后第二天上午李小岛和孙启恒发现昨晚一整晚没回来的上白同学扶着腰走进宿舍扑在了自己的床上。

    孙启恒和李浓表示

    发生了什么我们一点也不想知道

   
   

【明白】年来啦,快跑! 大年初二

没有娘家可回的人

只能暗搓搓更文了













    由于导演大发慈悲的表示因为过年放假三天,故而大年初一这一整天,高明都窝在房间里打游戏,顺带陪着上白。

    “初二干什么啊,你们好像应该回娘家。”

    经过一天的单方面嫌弃,高明已经习惯了上白的好奇碎碎念,也容忍了上白动不动就说要娶他的事。

    “就是结了婚的人一起回娘家啊。”

    上白咬着小指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高明表示自己不是很能把持得住。

    “那就是我陪你回家呗?”

    高明翻了个白眼,就你这小身板一看就是做受的命好吗,还回我家,娘家肯定是回你家呀。

    “不,是回你家。”

    似懂非懂的上白点了点头,哦了两声,拉着高明走到窗户旁边打开窗户。

    “我的天你要干嘛,这是19楼你这不是带我回家这是带我重生啊。”

    “可是我来的时候就是从这儿来的啊。”

    高明懵了一会,才想起来,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怎么就要回娘家了呢。不过,如果能娶个这样的,好像也不错?
   

【明白】年来啦,快跑! 正月初一




新年快乐

小甜心们

我只想说一句

明明你能嫁给天仙简直是

别不知道珍惜









    唯物主义者高明在大年初一第一天看到坐在自己身上的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第一眼内心是无法接受的。

    “我叫上白,也是你们说的那个年。”

    上白见他醒了,坐到一边去,盘着腿撑着头看他,时不时伸出食指戳戳他因惊讶而面瘫的脸。

    “你你你你会是剧组搞来整我的吧……”

    显然,高明还是不能接受违背了他信了二十多年的无神论。

    “剧组是干什么的?”

    “剧组就是……哎呀,你真不是什么整蛊活动搞来的?”

    上白赌气似的推了他一把,转头不理他。

    这是把人惹急了啊,难道真是什么怪兽之类的东西?不过长的这么好看,应该也是个摄人心魄的小妖精。果然颜好走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那你来找我干嘛呢。”

    高明扶着床头柜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看着上白。

    “因为就你这儿没放鞭炮啊,别人那儿我不敢去啊,我以为你是为了等我呢。”

    我现在真的非常不想看见你而且我真的不敢放鞭炮以及这我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相对无言只能尬笑的高明无奈摊手。

    “我听说你们今天要拜年是不是,那你是不是要拜我辣。”

    高明翻了个白眼,又看着一脸傻白甜的上白,算了算了他还是个孩子,大过年的不能动手,冷静,冷静。

    “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你见着我了你就得嫁给我。”
   
    神tm嫁给你啊本宝宝可是货真价实净身高一米九的大男人……高明彻底凌乱,所以说放鞭炮其实是为了挡桃花吗?如果时间能重来,我吓死也去放个鞭炮,现在还来得及吗,急,在线等。

   

   
   

【明白】年来啦,快跑! 腊月三十

大家今天放鞭炮了吗

我就是那个不敢放鞭炮的

赐给我一个小怪兽吧







    过年放鞭炮是流传了很久很久的传统习俗,据说是为了吓跑一个叫做“年”的怪兽。不过,相信科学唯物主义者高明同学表示,我才不相信这个呢,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害怕放鞭炮的。

    今年是高明不回家过年第一年,因为还有戏要拍,他只好和剧组的同仁们随便凑合凑合,然后回到酒店窝在床上看春晚,一边看一边还不忘了和孙启恒李小岛吐槽。

    “今年的春晚太诡异了,神tm赞赞赞……”

    “要是有人跟你一起看估计你就没这么多毛病了。”

    李小岛和孙启恒在东北一起过年,俩人凑一块还不忘从言语上打击一下狗年到了依然是单身狗的高明,受到一万点伤害的高明表示,明年我一定要找到一个比你们恩爱一百倍的,秀不死你们。

    转眼到了十二点,外头的鞭炮声逐渐响起来,像是时间的脚步在心上踏过。

     “你们那边有放鞭炮的吗?我给你直播老孙放炮啊哈哈哈哈!”

    高明接受了李小岛的视频邀请,刚打开就是一段无情的嘲笑。

    “我哪有时间放这个。”

    高明把手机立在一边,拖着腮看外头升起的礼花,其实剧组有不少人出去放鞭炮了,自己只是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了而已。

    “不放鞭炮小心有怪兽把你带走。”

    点上鞭炮的孙启恒跑过来搂住小岛对他说。

    高明面无表情的取消了通话,并不想看你们在今天秀恩爱,我还是继续看我的春晚。

    好不容易熬过难忘今宵,高明关了电视,用被子蒙住脑袋睡了过去,临睡前他听见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不容易找了个不放鞭炮的,就是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