轼微

小透明 理科狗 文笔渣 ooc 三无写手 无文笔 无脑洞 无大纲

一坑未平 新坑又起  我怎么这么绝望呢

我 孙启恒 一个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演员

综上
弟弟头真大

是粉不是黑

承包孙.漂亮.生无可恋.懵逼.我不想吃狗粮.启恒

【原顾】梦中人 6 我就想喝你的酒















   这天,顾青裴前脚刚进自家酒楼,便听见后面有人喊他。

    “这好几日不见,哥哥可有想我啊?刚想来这儿吃顿饭就遇上你,这可真是太巧了。”

    自上次顾府一见后,二人再未见过面,顾青裴险些把人给忘了。

    “了不是嘛,真是巧的很呢。我刚刚从隔壁那条街过来的时候,看见了个穿着和殿下衣服一样的人,我还寻思着呢,什么时候宫里开始往外倒卖东西了,赶明我也去买上几件。”

    原炀听了这话,也没有一丝当场被揭穿尴尬。顾青裴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己应该没得罪他呀,毕竟只见过几次,为什么三番两次的故意偶遇呢。

    “军中之人,饭量大些也是正常的,哥哥了别见怪呀。再说,上次哥哥还要请我吃饭呢,我可是等不及了。就凭咱们的关系,哥哥是不是也得给我尝尝你们这儿最好的酒。”

   咱能有什么关系,咱们的关系就是没关系,顾青裴撇撇嘴。

    “我们这儿的酒可不比刚刚你出来的那家,要是殿下想喝好酒,还是请原路返回。”

    原炀笑了笑,突然凑近顾青裴的耳朵,吓得顾青裴往后退了一步。

    “别人家的有什么意思,我就想喝哥哥这儿的。”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耳廓上,顾青裴觉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他尴尬的笑了笑,又低着头退了几步,刚好错过了原炀嘴角的一抹坏笑。

   

【原顾】梦中人 5 我觉得我们的确很生疏

 


















   “那是自然,只怕到时候殿下早就忘了我这等小人物了。”

    “这叫什么话,顾老板相邀,我就是什么事都不干也得先应了你的约呀。你也别殿下左殿下右的了,听着怪生疏的,直接叫名儿就成。我看顾老板也不比我大上多少,不如我就叫你哥哥。”

    难道我们很熟吗,我们本来就跟生疏好不好。顾青裴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恐怕是不妥吧……”

    原炀郁闷的捋了捋腰挂下的穗子,跟这人套个近乎怎么这么难,论身份论容貌,自己都是上乘,这人怎么就不上套呢,不按常理出牌啊。

    “哥哥就别推脱了,我不与他们一样,平常在军队里呆的久了,没那么多规矩,再说,我们只私下叫。”

    顾青裴已经不想再继续和他对话了,这根本没法聊啊,他现在一心只想把这小祖宗送走。唉,爱叫什么叫什么吧,反正又不是自己叫,听上去还像是自己占了人家便宜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两人又聊了一会,不过大多是原炀再说,顾青裴在一旁听着,时不时附和两句。窗外的光渐渐暗了,原炀也终于起身告辞,顾青裴把他送出门,在院子里遇到了顾家二老,问他要不要留下吃个便饭,还未等他回答,顾青裴就替他回绝了。

    原炀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狗。顾青裴歪了歪头,一脸无辜。

    天地良心,我本来想答应的,难道顾青裴不想和自己一起吃饭吗。原炀觉得自己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冲击。

    最终,原炀还是没能成功留下吃饭,临走前,他叫住顾青裴。

    “哥哥可还欠我一顿饭呢。”

    顾青裴连忙应下,看着原炀离开的背影,他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

    晚饭时顾大人问顾青裴什么时候和原炀走的这么近,顾青裴摊手,一脸懵逼的表示,我怎么晓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原顾】梦中人 4 〔震惊〕蹭饭的最新技巧竟然是……

又卡在奇怪的地方








   原炀眨眨眼,高深莫测地说:

    “我哪里认识什么状元,一并给了顾青裴就是了。”

    刚刚是谁说记得人家游街的,转眼就给忘了,真是一点也不生硬的借口,彭放腹诽。

    隔天,原炀便动身去了顾府。见到原炀,顾家二老还奇怪,也没听说自家儿子和这三王爷有什么交集,怎么今日突然找上门来了,莫不是无意间得罪了人家?顾大人二话不说,立刻喊人把顾青裴叫出来。

    顾青裴听说原炀来找他,也不由疑惑,毕竟二人只有一面之缘,除了那次酒楼不算愉快的偶遇,再想不出有什么再见一次的理由。

    顾青裴到了会客厅,看见原炀早就坐在那儿等他。见他来了,原炀抬手,摇了摇手里的玉佩,顾青裴顿时了然。怪不着自己到处寻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大抵是那天走的匆忙落在酒楼了。

    “那天你走的急,这个忘了拿,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也不认识那位王公子,索性送到你这儿来了。”

    顾青裴听了这话心里直翻白眼,当初不是记人家游街记得很清楚吗,怎的今天就忘了,再说咱俩也不熟啊。
 
    不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心里这样想,但面上还是淡淡的笑意。

    “真是太麻烦三殿下了,其实有什么事殿下派人来知会一声儿,改日我去拿便是了,何须劳烦三殿下亲自跑一趟。”

    我这不是想见你吗,好不容易找个理由,岂能便宜了他人?原炀这么想着,可话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弯。

    “我只是顺道路过,就给你送来了。听说你是那酒楼的老板,不知什么时候请我也去尝尝新花样?就当我给你送这东西的谢礼了。”

    王府离这儿可远着呢,顾青裴还从来没听说过顺路还能反着走的,就算真是顺路,那玉佩你还天天带在身上不成。顾青裴一边想,一边在心里吐槽。

    “那是自然,只怕到时候殿下早就忘了我这等小人物了。”

某日,原炀问顾青裴

“我们要不要个孩子呀。”

顾青裴瞥了他一眼

“生了叫什么,你又不养。”

原炀想了想,说

“名字我已经想好啦,就叫原电池。”

【原顾】梦中人 3 这要是妹子,我就娶了


    “我认得你,你是京城第一美人!”

    这话说的真实诚,我没法接呀。彭放心说。他早就知道这发小脑子不好使,今天才发现他是根本没脑子。他不好意思地冲顾青裴和王晋笑了笑,而王晋笑意更甚,拍着顾青裴的肩道:

    “没想到你竟然在京城里这么出名。”

    看着旁边彭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原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嘛,人家长的好看是事实,难道还不允许我说两句了。这么想着,原炀顿时觉得刚才的尴尬都是浮云。

    “三殿下说笑了,这京城里千金美人多的去了,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哪能排的上号。”

    顾青裴冲他们摆了摆手,又回头看王晋。

    “那今日就先到这儿,改日再请你尝尝我这儿的新花样。那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告辞。”

    原炀看着两人下楼,直到消失在转角处,彭放进了房间才发现原炀还在外面傻站着。

    “哎,回神儿了啊,人都走了还看呐。”

    彭放走过去,伸手在原炀眼前头晃了晃。

    “这要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我就能让父皇赐婚了。刚刚他临走之前说的是啥意思,这酒楼是他开的?”

    “哟,可别了您嘞,这还打听上了,这是他开的不假。不过人家就是长的好看点,要早知道你这样儿,我哪敢带你来啊,皇上那么宝贝你,回头知道了不得把我在城门上吊上三天。”

    这时,刚刚楼下的那个店小二从门口探出头来,脸上堆满了笑。

    “二位爷且先候着,我给您收拾收拾,刚刚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无妨,上头的是你家主子,自然得周到些,我们只随便坐坐,也不用费心收拾,上两壶茶便可。”

    听了彭放这话,店小二连连点头,又奉承了几句,便准备去了。

    原炀眼尖,见着桌上有块玉佩,忙收起来,心想,有机会去见顾青裴了。

    “没准儿这是状元的呢。”

    原炀眨眨眼,高深莫测地说:

    “我哪里认识什么状元,一并给了顾青裴就是了。”

    刚刚是谁说记得人家游街的,转眼就给忘了,真是一点也不生硬的借口,彭放腹诽。

【原顾】梦中人 2 京城第一美人


















    今天彭放非要带着他来看什么京城第一美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自己也挺好奇,索性就跟着他去了。

    彭放带着原炀一路小跑到了楼上,正打算冲进去,却见门自己开了,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好似谪仙似的,想必这就是名满京城的顾家大少爷顾青裴。

    彭放悄悄用胳膊捅了捅身旁的原炀,朝他挤眉弄眼,原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瘦高的男子一脸笑意地站在那儿。原炀回头看着彭放,一脸懵逼,彭放歪了歪头。

    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怎么是个男的呢。

    “何人在此喧哗,顾大少爷,这可真是不巧,本想今天好好叙叙旧……”

    顾青裴旁边的人甩了甩手中的折扇,脸上挂着笑,见到原炀等人,先是眯着眼,好像在想些什么,而后恍然大悟道:

    “这不是三殿下嘛,还有彭家小少爷,真是稀客啊。在下王晋,咱们前些天还见过的,二位可有印象?”

    王晋一边说,一边把手搭在顾青裴肩上。

    “自然是记得的。”

    彭放笑道。

    原炀瞥了一眼顾青裴肩上的手,结果彭放的话。

      “状元嘛,当初还游了街的。只是身旁这位……”

    “在下顾青裴,见过三殿下……”

    说完,顾青裴微微一笑。彭放轻轻捅了捅一旁看呆了的原炀,原炀这才回过神。

    “我认得你,你是京城第一美人!”

【原顾】梦中人 1 引

先写这一段试试
我怕坑了
架空  脑洞贼大
不晓得是he还是be
【私以为算是he吧











    “小二,要你们这儿最好的房间,不用管价钱。”

    彭放从袖中掏出一块银子,抛给店小二。店小二接住银子,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为难道:

    “呀,这位爷,一看就知道您是不差钱的主儿,只今个儿实在不巧,这最好的,已经有人了。”

    我当然知道有人了,我还就是冲着人来的呢,彭放心道,可面上却不显,仍一副吊儿郎当的二世祖模样。

    “有人了?本少爷还真想上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来头,敢和本少爷抢房间。”

    说着,彭放就拽着在一边愣神原炀,挤开店小二,快步走到楼梯处,上去了。这店小二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一看就知道自己惹不起,干脆也不去拦他们,只祈祷自己今天能安安稳稳度过,然后在他们后面跟也着上去了。

    原炀,当今圣上最受宠的儿子,排行第三,上面两个哥哥个个能文能武,下面的几个弟弟也能晓畅军事博古通今。偏巧到了自己这儿,就跟珠子断了线似的,和哥哥弟弟们都不一样。在战场上,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在朝堂上,他……不存在的。只是可怜老皇帝一心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儿子身上,可他偏不愿要,整天游手好闲,看着其他的皇子们为了那个位置挣得头破血流。还是当个闲散王爷吧,反正皇兄们会养着我的,原炀如是想到。